首页 > I1

《致加西亚的信》

《致加西亚的信》

出版时间:2012-6
出版社:中国财富出版社
作者:(美)哈伯德 著,东舟 编译
页数:166
字数:119000


《致加西亚的信》内容概要[E]

 
《致加西亚的信》以罗文中尉的事迹为例,阐述了敬业、忠诚、行动、执行对于我们每个人的切身意义。作为员工,我们是否能成为像罗文中尉那样优秀的人,继而为企业带来最丰厚的效益。
  在竞争日趋白热化的当今社会,如何将忠诚敬业的精神转化为执行力,如何培养堪当重任的自主型员工。本书将告诉你一切。

《致加西亚的信》书籍目录[E]

序 把信送给加西亚将军
致加西亚的信
加西亚将军的回信
麦金莱总统的公开信
第一章 艰巨的送信任务
 危机是快速成长的机会
 牙买加的“故事”
 惊心动魄的海上历险记
 第二段行程宣告结束
 抵达成功的彼岸
第二章 信使罗文的高贵品质
 自动自发,工作无内外之分
 每天多做一点点
 改变生活,从当下做起
 勤俭是一种值得倡导的道德良知
 执行的标准在于圆满
第三章 成为罗文那样的人
 像猎手般去捕获问题
 完美执行的三种力量
 用专注寻找成功的机会
 凭借信心突破困境
 弥足珍贵的忠诚品质
 打破任何一种借口的情境
第四章 保持信念,主动工作
 积极主动,自动自发的罗文精神
 不找借口主动复命
 卓越人物活在不抱怨的世界
 同情并理解你的老板
 马上就着手去做
 ……
第五章 做完美执行的典范
第六章 自动自发的力量
附录

《致加西亚的信》章节摘录[E]

 
第一章 艰巨的送信任务  危机是快速成长的机会  安德鲁·罗文  “在哪儿,”麦金莱总统问军事情报局局长阿瑟·瓦格纳上校,“在哪儿能找到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  “在华盛顿就有这样一个年轻人,一个叫罗文的陆军中尉,他可以替你把信送给加西亚!”上校很快回答道。  “派他去!”总统下命令道。  美国正在与西班牙交战,总统急切地希望得到有关情报。他认识到美国军队必须和古巴的起义军密切配合才能取得胜利。他需要掌握西班牙军队在岛上的部署情况,包括士气、军官尤其是高级军官的性格、古巴的地形、一年四季的路况、整个国家的医疗状况及西班牙军队和起义军的双方装备。除此之外,他还希望了解在美国部队集结期间,古巴起义军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才能困住敌人,以及其他许多重要情报。  总统的命令就三个字,如同上校的回答一样,干脆果断。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  一小时以后,时值中午,瓦格纳上校通知我下午一点钟到军部去。到了军部,上校什么也没说,带我上了一辆马车,车棚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行驶的方向。车里光线幽暗,空气也很沉闷,上校首先打破了沉默,问道:“下一班去往牙买加的船什么时候出发?”  我觉得他又要和我开什么玩笑了,也就没把他的问话当真。我让他等我一会儿,出去打听一下情况。回来之后,我告诉他,一艘名为艾迪罗德克的英国船次日中午将从纽约起航。  “你能搭乘那艘船吗?”上校紧接着问。尽管我一直认为上校是在开玩笑,我还是肯定地回答了他。  “那么,”我的长官说,“你就做好乘船出发的准备。”  接着,他严肃地说:“总统派你去古巴,给加西亚将军送一封信,他在古巴东部的一个地方,我命令你把信亲手交给他,信中有总统的重要指示。记住,任何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都不允许携带,你知道,美国历史上这样的悲剧和教训太多太多了,例如独立战争中的内森·黑尔和美墨战争中的利奇中尉,他们都是因为随身带的一些东西暴露了身份而被杀害的。他们不仅自己遇害,同时,也使敌人探得了我们的机密。我们绝不能再冒险了。这次,你绝不能出丝毫差错!”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瓦格纳上校不是在开玩笑。  “到了牙买加,有古巴军方联络处的人安排你出发。后面所有的事情就靠你自己了,我这里没有其他具体的指示了。”上校接着说,“下午就去做准备。军需官哈姆菲里斯将送你到金斯敦上岸。之后,如果美国对西班牙宣战的话,你带回的情报将是我们整个战略部署的依据,否则我们将无所适从。这项使命就全权由你负责,你重任在肩,必须把信交给加西亚。火车午夜出发,祝你好运!”瓦格纳上校紧握着我的手,又再三叮嘱道:“一定要把信亲手交给加西亚!”  回到住地,我详细地思考着这次任务所需准备的各项工作,仔细打点着行装。在我接受的任务之中,这次任务无疑是最重大的。沉重的使命感让我不敢有丝毫大意,我一遍遍整理着随身携带物,哪怕是一枚纽扣我也力图不带上美国的印记。尽管我有足够的信心完成任务,但此时心中仍旧有些忐忑不安。显然,我的责任重大,尽管美西战争还没有爆发,就算我到了牙买加也有可能还没有爆发,但西班牙的情报机构早就盯上了美国,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一旦我的身份暴露了,或者西班牙人知道了我的行动目的,很有可能会促使西班牙对美宣战,而使美国处于被动地位。如果现在两国就已经宣战了,我的担心反倒不会这样严重,尽管那样的话也不会减少我所面临的危险。  我知道,军人的生命属于他的祖国,但他的荣誉掌握在自己手中,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我没有任何具体的行动指示,除了要求我“把信送给加西亚”,并带回那些宝贵的情报。  我不知道秘书是否把我们的谈话记录在案,现在军情急迫,十万火急,我已无暇顾及这些,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如何才能把信送给加西亚?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零一分,我开始了一生中最为难忘的历程。  牙买加的“故事”  安德鲁·罗文  我乘坐的那班火车午夜零点零一分离开华盛顿,我不禁想起了那个说星期五不宜出门的古老迷信。虽然火车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六了,但是我出发的时候是星期五。我猜想,这可能是命运安排我星期五出发吧。但是,当我的大脑开始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我就忘了这件事,而且直到后来也没有再想起过,到现在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艾迪罗德克号准时起航,一路上风平浪静。行程中我尽量和其他乘客保持距离,唯独后来认识了一位电机工程师,我们一路为伴。他告诉我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我总是和其他乘客保持一定的距离,从不告诉他们我自己的事情。所以,有几个幽默的人就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冷漠的人”。  轮船进入古巴海域,我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我身上带有一些危险的文件,是美国政府写给牙买加官方证明我身份的信函。如果轮船进入古巴海域前,战争已经爆发,根据国际法,西班牙人肯定会上船搜查,并且逮捕我,把我当做战犯处理。这艘英国船也会被扣押,尽管战前它还挂着中立国的国旗,从一个平静的港口驶往另一个中立国的港口。  想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把文件藏到头等舱的救生衣里,看到船尾绕过海角才如释重负。 
第二天早上9点,我踏上了牙买加的土地,四处设法找到了古巴军人联络处。牙买加是中立国,古巴军人的行动是公开的,因此我很快就和他们的指挥官拉伊先生取得了联系。在那里,我和他及其助手一起讨论如何尽快把信送给加西亚。  我于4月8日离开华盛顿。4月20日,我用密码发出了我已到达的消息。4月23日我收到密电:“尽快见到加西亚将军。”  我立即行动起来,烧掉了电文,销毁了一切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准备完成我的最后使命。我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可能随时都会遇到危险,随时都会送掉性命,然而军人的职责让我没有丝毫的气馁。最后的行动方案仍旧没有确定下来,未来的变数仍然很多,我来到古巴军方联络处,准备与拉伊再一次商量行动的路线。当我来到联络处时,古巴的一些流亡人员正在等着我,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人是我之前见过的,他们也许不是联络处的人。正当我思考究竟该如何行动之时,一辆马车飞驰而至,车夫用西班牙语大声叫道:“快!快走!”紧接着,不容分说,我被那些陌生的面孔连拉带扯地带上了车。我最为惊险、最为奇特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  马车夫沉默着,马车飞奔着,飞过了迷宫般的金斯敦大街,飞向了城郊、农村。它好像知道我要给加西亚将军送信,而它的任务就是尽快走完这段路程。马车驶进热带雨林,然后穿过沼泽,又驶上公路,终于停在了一片丛林边上。我被换到另一辆早就等在这里的马车上。  我感到很奇怪,好像一切都安排好了似的,没有一句废话,甚至连一秒钟都没耽搁。我又踏上了征程。 
第二位车夫和第一个一样默不做声,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他满脸专注地坐在车驾上,任凭马车飞奔。我们经过了一个西班牙城镇,沿着克伯利河谷进入岛的中央,那里有条路直通加勒比海圣安湾碧蓝的水域。  车夫仍然沉默不语。虽然沿途我三番五次试图和他搭话,但他似乎不懂我说的话,甚至连我做的手势也不懂。马车在大道上一个劲儿地飞奔。地势越升越高,空气就越凉,清爽异常。太阳落山时,我们到达了一个车站。  但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乌木从河道的斜坡上朝我滚下来呢?难道西班牙当局料想到我会来这儿,提前在我的必经之路上安插了牙买加官员?这种情景让我有些紧张,但当一位年老的黑人慢慢走到我的马车前,推开车门向我推销他的炸鸡时,我才放下心来。当地人说的方言,我只能听懂个别的字句。但我知道,古巴人将非常感激那些全力帮助他们获得独立的外国人。  我的车夫非常沉着地站在一旁,他既不对黑人手中可口的炸鸡感兴趣,也不对别人的谈话感兴趣。过了一会儿,我坐的那辆马车又换了两匹马,驾马车的人用力挥鞭,两匹马拉起马车飞快地跑了起来。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向那位老人道谢,只好坐在马车上向他喊道:“再见,大叔!”一路上,虽然我对自己职责的严峻性有着充分的认识——赶路要紧,但是我还是不禁要慨叹,这里夜晚的景色和白天的一样迷人。真是各有千秋:白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夜晚萤虫飞舞,星星点点,仿佛进了仙境一般。但是我还是很快从美景中清醒过来,思绪又回到我肩负的责任上。  马车飞奔,就在马的体力渐渐不支的时候,丛林中突然传出一声哨响,马车停了下来。一群全副武装的人仿佛从地下钻出来似的一下子包围了我们。我倒不怕在英国地盘上被西班牙军人拦截,只是事情突如其来,着实让我紧张了一下,如果他们认为我的行为破坏了牙买加的中立性,肯定不允许我继续前行。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他们说了几句话就让我们走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在一座房屋门前停了下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屋子只显示出它的轮廓。等待我们的是一顿丰盛的晚餐,游击队的人都坚信人应该无所顾忌地吃好东西。他们首先给我的是一杯牙买加朗姆酒。虽然我们已经大约行走了九个小时,七十多英里,换了两班人马,但是,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疲倦,只觉得这杯朗姆酒是那么令人愉快。接下来就是相互介绍。从隔壁屋子进来一位又高又壮、看起来十分果断的人,他留着长长的胡子,有一只手少了一个拇指,这是一个在紧急关头可以依赖,任何时候都可以信任的人。他诚实、可靠的眼神显示出他具有一种高贵的品质。他从墨西哥来到古巴,由于对西班牙旧制度提出质疑,被砍掉一个指头流放至此。他名叫格瓦西奥·萨比奥,负责给我做向导,直到把信送到加西亚将军手里为止。另外,他们还雇请当地人将我送出牙买加,这些人再向前走7英里就算完成任务了。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我的“助手”。  休息一小时后我们继续前行。离那座房子不到半小时的路程,又有人吹口哨,我们只好停下来,下了车,悄悄地走过一英里的荆棘之路,走进一个长满可可树的小果园。这里离海湾已经很近了。  离海湾50码的地方停着一艘渔船,在水面上轻轻晃动。突然,船里闪出一丝亮光。我猜想这一定是联络信号,因为我们是悄无声息地到达的,不可能被其他人发现。格瓦西奥显然对船只的警觉很满意,做了回应。  接着我和军人联络处派来的人匆匆告别,至此,我完成了给加西亚送信的第一段路程。  惊心动魄的海上历险记  安德鲁·罗文  当我们着水,上了小船后,发现船舱里堆满了货物,格瓦西奥掌舵,我和另一个人摇橹。我跟格瓦西奥说,希望能够尽快走完余下的3英里,以免再遇到什么麻烦。他却告诉我,这里风力不够,快不起来。  毫不隐瞒地讲,在我们扬帆出海后,我心里的确有过十分焦虑的时刻。要知道,在离牙买加海岸3英里以内的地方,如果我被敌人捉住,不仅无法完成任务,而且生命会危在旦夕。  我们很快就离开了海岬,正赶上微风,险象环生的第二段行程就这样开始了。  说实话,此时不能有丝毫的麻烦。在这里,我孤立无援,唯一的朋友就是这两位船员和加勒比海。  向北100英里便是古巴海岸,荷枪实弹的西班牙轻型军舰经常在此出没。他们有先进的武器,舰上装有小口径的火炮和机枪,船员们都配备有毛瑟枪。他们的武器比我们强多了,这一点是我后来了解到的。如果我们与敌人相遇,后果肯定不堪设想,他们只需随便拿起一件武器,就会送我们“回老家”的。  然而,无论碰到千难万险,我都必须成功地完成自己的任务。我必须找到加西亚,并把情报传递给他。我们的行动计划,就是把船停在距离古巴海岸3英里之外的海上,等到太阳落山,天色暗下来之后,再挂起船帆或靠划桨,快速驶到岸边的珊瑚礁后面,一直在那儿躲到天亮。如果我们被抓住,因为我们身上没有带什么文件,敌人可能都懒得审讯我们,就直接把我们扔进大海里。载有货物的船离岸越来越近,不时漂过的死尸,让我们这些目击者感受到现实的残酷。  白天的时候,海面空气新鲜怡人。我正想休息一会,突然听到格瓦西奥的一声大喊,我们全部站了起来。原来西班牙的军舰正从几英里外的地方直冲我们驶来,同时下令让我们停航。  我们都躲了起来。只有格瓦西奥若无其事地待在甲板上,他让船只行进的方向与牙买加海岸保持水平。  “这样,他们也许会认为我是一个从牙买加来的渔夫,也就放我过去了。”格瓦西奥冷静地分析。  正如他所料,当他们靠近的时候,年轻的舰长用西班牙语喊道:“钓着鱼没有?”我的这位向导也用西班牙语回答道:“没有,忙了一个早上,鱼就是不上钩!”敌舰离开后,格瓦西奥让我们重新升起船帆,转过身来对我说:“这位先生想睡觉的话,那现在就可以好好睡了。看来危险已经过去了。”我放下心来躺在船舱里,一夜的紧张实在让我太疲劳了。一放松下来,浓浓的睡意把我淹没。我沉沉地睡了一个好觉。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天晴海阔,眼前海水湛蓝,山海之间,风景无限,但此时的我无心欣赏这山水之美。我时时提醒着自己,距离登陆时间越来越近了,无法预料的危险随时都会出现在眼前。  金色的夕阳洒落在远处的拉格斯特山上,绿色苍郁的大山,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金辉。这是最令我感动,也是最令我记忆深刻的美景了。  但是,我的感叹并没能持续太久。格瓦西奥开始下令收帆,我深感迷惑。他回答道:“我们现在比我原先想象的近多了,不论大海波涛汹涌还是风平浪静,我们都在驱逐舰的战区里,我们必须充分利用海上的优势,坚持到底。再往前走,冒着被敌人发现的危险是毫无必要的。”  我们急忙检查武器,我只带了史密斯·威森左轮手枪,于是他们发给我一支来复枪。船上的人,包括我的助手都有这种武器。水手们护卫着桅杆,可以随手拿起身边的武器。这次任务中最为严峻的时刻到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行程是有惊无险。危急关头就要来临,被逮捕意味着死亡,给加西亚送信的使命也将功亏一篑。  离岸边大约有25英里,但看上去好像近在咫尺。午夜时分,船帆开始松动,船员开始用桨划船。正好赶上一个巨浪袭来,没有费多大力气,小船便被卷入一个隐蔽的小海湾。我们摸黑把船停在离岸有50码的地方。我建议大家立即上岸,但格瓦西奥想得更加周到:“先生,我们腹背受敌,最好原地不动。如果驱逐舰想打探我们的消息,他们一定会登上我们经过的珊瑚礁,那时候我们上岸也不晚。我们穿过昏暗的葡萄架,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入了。”  笼罩在天边的热浪逐渐散尽,我们可以看到大片葡萄、红树、灌木丛和刺莓,差不多都长到了岸边。虽然看得不是十分清楚,但给人一种朦胧的美。太阳照在古巴的最高峰上,顷刻间,雾霭消失了,笼罩在灌木丛的黑影不见了,拍打岸边灰暗的海水魔幻般地变绿了。光明终于战胜了黑暗。  船员们忙着往岸上搬东西。看到我默默地站在那里似乎很疲倦,格瓦西奥轻声对我说:“早上好,先生。”其实,那时我正想着一位曾经看过类似景物的诗人写下的诗句:“黑暗的蜡烛已熄灭,愉快的白天从雾霭茫茫的山顶上,踮着脚站了起来。” 
第二段行程宣告结束  安德鲁·罗文  在我们登陆的地方,地形很复杂,好几条道路交会在一起,每一条道路都直接通向海岸,也连接着丛林。我们急速西行,大约走过一英里左右,我们就看到了一缕袅袅的炊烟,我们的秘密联络员们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我的心头涌动着一丝喜悦,庆幸我们登陆成功。然而,我知道,更大的危险还在前头。当时,古巴土地上,到处都是西班牙军队,他们四处设关,无孔不入,残酷地屠杀着过往行人。不论你是携带武器的军人,还是手无寸铁的难民,只要遇到他们,十有八九会丢掉性命,这令我对未来的行程充满了担心。然而,那时在我心中,一个最强烈的念头就是无论前路如何艰险,我必须把信尽快送给加西亚。我催促着格瓦西奥尽可能加快前进的速度。  我们几乎以急行军的速度通过了一条很难被一眼发现的被丛林覆盖着的约有一英里长的小路后,就顶着炎炎的烈日进入了热带雨林的深处。热带雨林那种闷热足以让人发疯,汗水湿透了每个人的衣服  ……


  • 暂无相关文章